<big id="nb9hx"><thead id="nb9hx"></thead></big>

      <big id="nb9hx"></big>
      <big id="nb9hx"></big>

            <address id="nb9hx"></address>
            <address id="nb9hx"></address>

            <big id="nb9hx"><thead id="nb9hx"><cite id="nb9hx"></cite></thead></big>

            <noframes id="nb9hx"><meter id="nb9hx"></meter>

              <sub id="nb9hx"><font id="nb9hx"></font></sub>

              男人

              角色男人

              廖信忠:臺灣的家長里短

              • 發表時間:2015-06-01 17:54
              • 來源:未知
              • 責編:zmy
              • 字體:

                我就是要寫有影響力的書,這影響力當然要反映在銷售量上“促進兩岸交流”這帽子太大了,那是出版商加的,我可戴不起。

                “不得不承認,我跟蕓蕓眾生一樣,一點都不特別!迸_灣新晉杰出青年廖信忠說。他過了30歲,還沒立起來又趴了下去。雖然他是受“拯救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的教育長大,但讓他“水深火熱”的卻是個上海女人。他“為愛走天涯”,屈居在上海青年旅館里。

                他記得淮海路上的女孩子打扮頗精致,他也知道全中國沒幾個地方的女孩子是那樣精致的。當然成都的導游女孩也還滿漂亮的,遺憾的是她光顧著和同車的老美說話。后來,讓他水深火熱的人和他分開了。那年12月31日,他又去青年旅館和過去的朋友“跨年聊天”。沒多久,那旅館居然拆了。

                老實說,廖信忠最初是因為失業,灰溜溜地回到臺灣,閑著沒事才開始寫作的,也算自娛娛人。但這一系列關于臺灣的文章還在腦子里構想時,他已經預知它們肯定會“火爆”。

                他畢竟在天涯社區混了好幾年,知道怎么用輕松俏皮的語氣吸引人。但直到文章上了天涯頭條,他才意識到這有可能改變他的人生。就算他是再懶的人,也不能不寫得越來越認真。

                寫到第二個月,開始有出版社找上門來,之后陸陸續續竟有30家左右跟他接洽!耙粚訉铀蜕先徸x幾乎花了一年時間,很折騰人。最后是國臺辦拍板的,”他不免覺得好笑,“這也太看得起本人了!

                我的書寫給一般大陸民眾看

                不但大陸這些年在“轉型”,臺灣也在“轉型”。

                《我們臺灣這些年》以年份為順序,談到了臺灣許多政治大事,自然免不了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美麗島、民主萌芽等關鍵詞,但這本書本質上更是一段段草根個人成長史。

                民主萌芽時期他只記得當時烤香腸的小販支持黨外運動,每次黨外人士的場子移到哪里他們就跟到哪里,賣“民主香腸”。他寫到了他們那代臺灣小朋友在幼稚園里“拿爆竹炸大便、掀女生裙子”的趣聞,也提到了“蔣公看小魚逆流而上”的課文。無意中,他解構了政治。

                至于某年某月的爆炸、刺殺、綁架等聳人聽聞的大案件,綜藝節目、流行音樂、電影明星等小話題,這本書里沒有一個深入下去,有浮光掠影的嫌疑。但廖信忠認為他只需點到為止,“再深入就變成寫給知識分子看的書了,雖然我也不是寫不出那樣的文章!

                他認為自己的書目標讀者是一般大陸民眾!艾F在很多人都有種誤解,好像只有知識分子才有話語權,搞得這些人在臺灣問題的認識上產生許多驕傲。有些對臺灣了解一點的知識分子對這本書有些抵觸的情緒,這是我意料中的事,畢竟他們過去對臺灣問題有話語權,今天一個號稱臺灣普通百姓的年輕人寫這么一本講述臺灣草根史的書出來,并且火了,好像他們的話語權就有被消解、減弱的危機!

                有人批評他“文筆過差”,結構過于“松散”,廖信忠說,“其實,要寫一本文筆好的書對我來說是件很容易的事!钡褪且凹议L里短”的感覺,“好比很久不見的朋友或是離家多年的兄弟,回來之后跟你聊聊這幾十年的見聞”。

                廖信忠至今還不敢認為自己是一個“作家”。最近有人喊他“老師”,他感到很心虛,自謙只是一個“二流寫手”。

                他無論在哪里照“觀光照”都嬉皮笑臉,可能因為畢業于東吳大學(周杰倫校友),又經常戴一副眼鏡冒充斯文,還引用了蘇珊-桑塔格的一句話,“任何一個對世界有興趣的人都會對中國有興趣!敝辽賹λ麃碚f,大陸到現在都還是個謎,參不透!爸袊赡苁侨澜缱铍y預測未來的地方,作為平民百姓,只好認真地把握現在!

                “在大陸跟在臺灣一樣,我一直在零售業工作,F在很多臺灣人想到大陸來工作,是體會到了在臺灣的局限性。畢竟大陸光內需市場就很大了,對一般打工者來說,做同樣的工作,在大陸視野能更上一層,薪水增加的幅度也比臺灣更大,還不如到大陸來。但大陸的工作競爭非常激烈,壓力很大,臺籍員工只能不斷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以不斷創造出被利用的價值。我好像也是差點被取代的那群人之一。出版這本書對我來說是人生一個非常大的賭注,我在半年前就把工作辭了!

                傳說首印是30萬。廖信忠確實發了筆小財,不工作了,坐飛機到處上電視節目——“只是出版商還沒給我發錢而已!

                “我覺得現在出版界有個怪現象,大家以賣爛書為榮,一本書讀過的人越少越能被拿來吹噓,好像讀這樣的書人的品味就出眾!绷涡胖艺f,“我就是要寫有影響力的書,這影響力當然要反映在銷售量上!钡至⒖虨樽约浩睬澹骸啊龠M兩岸交流’這帽子太大了,那是出版商自己加的宣傳詞。我可戴不起!

                大陸人失去了敦厚的傳統美德

                人物周刊:普通臺灣人對大陸有多少了解?

                廖信忠:大陸對臺灣好奇,臺灣也對大陸好奇。但畢竟分隔了幾十年,彼此都有一定程度“理所當然”的想象,認為對方就是那個樣子的。

                臺灣對大陸的消息是選擇性接受的,有時還說大陸滿大街都是自行車和藍衣服,或者是黑心食品,完全無視這幾年大陸的進步和努力;另一些人則對大陸充滿了幻想,認為大陸進步得不得了,臺灣完全比不上。

                人物周刊:現在臺灣人還想反攻大陸嗎?

                廖信忠:別開玩笑了,誰吃飽撐著會干這種事?我當兵的時候特別害怕大陸那段時間來“解放”臺灣,因為一旦有戰事我就要上戰場。等當完兵,好像又跟我不相干了。不管什么國家、地區,政治宣傳常常借大義號召人民,反正宣傳者自己家一定沒事,“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

                人物周刊:在大陸的臺灣人對人十分禮貌客氣,是不是因為在陌生的土地上淘金有些害怕,所以才這樣?

              (責任編輯:zmy)
              關注排行榜
              精彩聚焦
              ww毛片免费观看,欧美综合网欧美色妞网,白洁公交车上的肉媾的小说
                  <big id="nb9hx"><thead id="nb9hx"></thead></big>

                  <big id="nb9hx"></big>
                  <big id="nb9hx"></big>

                        <address id="nb9hx"></address>
                        <address id="nb9hx"></address>

                        <big id="nb9hx"><thead id="nb9hx"><cite id="nb9hx"></cite></thead></big>

                        <noframes id="nb9hx"><meter id="nb9hx"></meter>

                          <sub id="nb9hx"><font id="nb9hx"></font></sub>